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--> 发烧友七年打造一台音响 音效媲美现场4个月销售1500万
发烧友七年打造一台音响 音效媲美现场4个月销售1500万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 2016-07-15 10:54 编辑:中国商业电讯

 

    导语

    “接上电路,喇叭一放,哗……惊呆了。”

    钢琴就是钢琴,小提琴就是小提琴,一切声音都在它该在的位置。“感觉就像一个乐队被完整的还原在了面前。”

    那是2007年,李海波和孙海原第一次接触 Pluto 音响。

    自此,他们踏上了制作 Pluto 的七年匠人之路。历经九代产品,终于2013年制作出满意的 Pluto ,并拿到全球唯一商业授权。 

音响发烧友“退烧了” 

    李海波曾是从业十几年的记者,迷上做音响这件事,源于父亲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七八十年代,连电都没有的中国乡村,父亲和我照着教科书,用木头、蒸锅各种材料制作音响。”音乐在他心中一直都是很美妙的存在。

    工作之余,李海波手工制作了30多套音响,全部被朋友收藏,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。

    但每次从音乐会回来,他还是觉得现场和音响完全是两码事。再好的音响,也只能还原现场的60%~70%,声音始终被困在那个箱子里。

    2007年,李海波和孙海原在网上发现了“林克维茨实验室”。李和孙结识于音响 DIY 论坛,已是多年好友。 

    林克维茨是一位教科书级的声学大师。他与瑞利合作发明了 L-R 滤波理论,是影响现代声学的三大理论之一;同时,林也是惠普声学的首席工程师,他的声学专利卖给音响品牌,产品通常动辄卖到百万元。

    十几年来,林老在尝试一件有趣的事情。1998年开始,他就把自己几十年研究出来的一套音响系统(Pluto)的原理图、设计图、制作工艺全部开源。

    “他在全球已有几千个死忠粉,来自不同国家的147个团队在学习和实践着他的音响制作。”

    李和孙一人主攻声学,一人主攻电学,按照林老的设计,找来下水管道的塑料管子,从挪威、西班牙等各个国家购置元器件、喇叭单元,历时九个月,搭出第一套 Pluto 音响。

    声音一放出来,两个人都惊呆了。李说:“找了那么多年的声场,它轻轻松松就实现了。声音该在哪个地方就在那个地方,你不用管音响放在哪里,音响已经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李开始反省自己的音响发烧之路,他放弃了那些百万元级别的系统,不再追求器材上的音色变化,细节的丰富度,而是回到了音乐本身。

    “做了这么多年的音响发烧友,终于找到一件东西能让自己退烧。”李将其称之为一种醍醐灌顶式的贯通。

    自此,李和孙走上了制作 Pluto 音响的工匠之路。

    全球唯一商业授权

    林老认为做音响只有两个思路,一是箱体式思路,一是无箱体式思路。林老一直坚持后者。”

    喇叭的发声是振动空气,形成声波。除了向前的声波以外,一部分向后的声波会在箱体内来回折射,形成30%的坏衍射。所以听到的往往是不干净的声音。

    为了实现这个设计,李和孙尝试了多种材料。最开始,他们采用 PVC 管,很不美观。后来又给它装上木头的外壳,甚至还尝试了水泥管子,但总觉得很别扭。“因为测试发现,铝对声音的弹性特别好。后来就豁出去,用了一套很贵的铝合金材质的筒状箱体。”

    此外,在林克维茨的设计里,最重要的不是箱体,而是电子分频。普通的音响只有高音和低音分频,稍好一点的会加入中音。而林老要求有32阶的电子分频,让声音精确地条分缕析,更加丰富。

    “一些音响品牌的顶级旗舰款也是这么做的,动辄几十上百万。基于利润的考虑,他们不会把这种技术运用到消费级产品中。”

    李和孙刚开始做出来的几套音响,都被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抢回了家。

    但音响并不完美。一方面,外形不美观。“有一套朋友特别喜欢,但是不敢拿回家。因为即使刷了很多遍漆,还是黑乎乎的管子,没有办法放在客厅。”

    李决定要把它做成一款工艺品。对照各种数据之后,他选定铝合金材质,本以为一体化车(机械用语)下来,喷漆会很漂亮,结果又发现铝材质表面本身有很多细微的孔。李说:“我是处女座,绝对受不了这种东西,那个漆我烤了七遍。”打磨、抛光,经过一遍遍地改良,Pluto 音响终于呈现出李海波想要的身段和光泽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接口过多。和传统的发烧音响一样,李制作的Pluto音响一开始有16个接口,接错一个,就有可能烧坏整套音响。“经常接到朋友电话,叫去家里吃饭,实际上是挪了音响,要去接线。”后来,李和孙找来一款瑞士的集声口,把全部信号置入一个通用带锁定的插头,才搞定了接口问题,音响仅需一个接口,谁都不会插错。

    2007年到2013年,七年的时间,两人前前后后做了九套 Pluto ,投入约几百万,终于做出了满意的 Pluto 音响。

    他们迫不及待地把样品寄给远在美国的林克维茨。一个月后,林回信说: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作品能以艺术品的形态呈现。我的名字和它在一起,我觉得很骄傲。”

    此后,李和孙拿到了 Pluto 音响的全球唯一商业化授权书。林克维茨还在信中表达了一个愿望:“我希望这样的好声音能让更多人听到,但我只有一个请求,你们不要把它卖出天价。”

    八小时销售100套

    为了达成林老的愿望,李和孙决定让 Pluto 音响量产。

    他们用半手工打磨的方式,一个个去调,一个个去测。“花了一年的时间,才攒够30套。”

    2015年6月,Pluto 在罗辑思维上首发,单价29800元,两次推送,在这推送的八个小时就售出了100套。而微信的支付限额是九千多,客户分三次才能完成付款。

    “当时都傻眼了,因为自己手里只有30套。”他们当即发了紧急通知,告知大家只有30套现货。“接下来的人,要么申请退款,要么再等三个月,我立马去做。”结果,没有一人退款。

    然而,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本以为扩大产量就行,但小批量的试产和更大批的生产完全是不同概念,遇到不少问题。比如,铝材开裂,不同批次的烤漆无法达标等。李甚至把广州的烤漆房关了,挪到了空气更湿润的深圳。最棘手的一次,因为工人不了解元器件,产品过锡温度高了几度,已经焊接完成的东西全部烧坏,不得不重新来过。

    “林老是一位科学家,产品有着严格的数据标准,”李说:“当时每一件产品的合格测验都要花三到四个小时。” 

    李海波团队在工厂住了几个月,每天盯产品。

    “后来发现,包装的纸箱、运输的快递物流都是成本。那一批产品下来,实际成本差不多已经超过三万,我们完全是回馈客户了。”李笑着说。

    那一次发售之后,应客户要求,罗辑思维再次发售,总共售出147套。不久一系列以最高声音标准和便利内容连接为主方向的桌面型pluto,Pluto 登陆京东众筹;12月,在“一条”发售;今年4月,登陆吴晓波频道。短短的几个月时间, Pluto 音响售出471套,复购率30%,营业额近1500万元。“而一家传统音响店整年的销售额也不过400万元左右。” 

    2016年5月, Pluto 所属公司海趣科技与喜马拉雅换股合并,估值一亿元人民币。

    如今,李海波经营着名为“林克维茨同学会”的四个天使用户群。“现在群里有471个人了。有的用户连自己家里装修都要来咨询我的意见。”说起 Pluto 的用户,他厚厚的镜片后面双眼闪着兴奋的光。

    2015年11月起,李海波建立了自己的公众号“海趣乐享”,会每天推送给用户1到3篇文章,对音乐进行深度解读。

    接下来,李海波想和林克维茨一起研发一款放置于桌面的小型 Pluto 音响,售价只有几千元,让音响也能联网,成为获取信息的入口。

只为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站支持作者观点. 广告,发稿等业务 请联系 南方在线广告业务联系

南方在线网,在互联网上资讯信息观点属于来源作者所有 本网不对其真实 完整性负责 紧供参考。如有偏失错误处请联系我们处理.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利用其它方式使用网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南方在线”或“来源:南方在线网”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推荐阅读
往日热点

南方在线 非新闻媒体 内容来源正规媒体 www.nfvnet.com 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打击一切抵触国家法律不良信息
不良信息报警 网监 网上维权 网站备案 百度广告管家,精准广告支持